魔術師,跟惡魔訂契約的職業

by 蔣 昊  - 30 12 月, 2020

這兩天最紅的網路新聞,台灣魔術師在美國達人秀展現魔法,2天創造近2000萬次點擊。全世界都在猜他如何辦到?

不是每個出名的機會都該把握

一早也接到許多媒體電話,想採訪魔術師如何破解,第一時間都被我拒絕了。但嗜血的新聞媒體還是找了魔術師破解揭秘,各大網路平台沸沸揚揚,網友用各自神邏輯八卦解密,或是向身旁的魔術師好友打聽,卻沒幾個人真正知道秘密。
有些人相信世上有魔法,也有部分人認為魔術,是靠手法或是道具,呈現超乎自然法則的效果。其實,魔術師是一個把靈魂出賣給惡魔的職業。

今天有一個機會,你能跟惡魔達成一個協議,用你的笑容換取財富 ; 或是用健康換取心愛親人的壽命,有些人會願意。但有一種傻瓜,用自己生命中的驚喜感動,跟惡魔交換,只為了讓身旁的人開心快樂,相信夢想。而這種人,就是魔術師。
成為一位魔術師,我們放棄了那份純真。我們的腦袋被惡魔改寫,面對一段魔術表演,我們在想的,只剩下背後的邏輯原理,我們沒辦法像個孩子,享受生命中的驚奇,更無法像一般觀眾,被魔術震撼。

魔術師的天命

今天在魔術圈好友的臉書看到一段話愛因斯坦曾說過:人類如果失去了好奇心,生命就像是吹熄的蠟燭。而魔術存在的本質,就是在不斷的滋潤它,提醒著我們這件事情。
我們都記得,第一次看見魔術的驚喜感動:怎麼可能,好厲害喔,我也想要像他一樣。魔術對於孩子,是一種激勵人心的表演,讓他們相信在生命中,沒有不可能與辦不到的事情。但魔術師深知,與惡魔交換契約後的人生,我們不再擁有感動,不再有期待,因為在魔術的秘密背後,有更可怕的秘密。
好奇心人人皆有,就像看到魔術的孩子,不見得都是覺得,怎麼可能,總是會有另一種孩子,會在表演的時候大喊:喔~那個我看過,我知道什麼什麼…這些孩子跟總是在破解魔術的大人很像,他們要的是一份“被認同”,只不過用錯了方法。像到處講電影劇情的人;像作亂要父母關注的孩子,他們需要被看見,卻不斷達到反效果。
聖誕老人只有一個,許多家長自己假扮,是真是假,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們享受聖誕節的氛圍與感動,享受為心愛的人準備禮物的過程以及收禮物的驚喜。但總有人會大喊,聖誕老人是假的,就像批判魔術的觀眾一樣。
只要有魔術存在的一天,就有破解的人。就像生活中,總會碰到愛劇透的人,但畢竟只是少數,我們不隨他們起舞,他們自然會發現自討沒趣。

魔術師捍衛的,不是魔術的秘密,是不想觀眾失去生命的驚喜感動。

>